<

您的位置:首页>精品赏析>精品详情

0071博爱 横批镜片 水墨绫本
  • 图录号:8

    作者:陆小曼   铁桥

  • 图录号:52

    作者:启功

  • 图录号:24

    作者:吴湖帆

  • 图录号:26

    作者:于非闇   程宗伊

LOT号: 423 陈淳 - 三秋图 立轴 水墨纸本
拍 卖 会 2016年秋季拍卖会
拍 品 号 423
作  者 陈淳 年代 暂无
名  称 三秋图 立轴 水墨纸本
形  式 质地形式
质  地 尺 寸 119×80cm
估  价 2,800,000-3,800,000
款  识
著  录
备注说明 出版:《王季迁藏中国历代名画》下卷.P328,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,2013年11月。

钤印:复父氏(白)、白阳山人(白)、陈氏道复(白) (2印参见《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》P1061第十三印)

款识:戊戌(1538)秋日,道复复甫志。

签条:陈道复秋月秋风真迹神品,蕴正斋珍藏。

鉴藏印:青笠绿裘斋藏(朱)、谢(朱)、松州(朱),周梦公秘籍印(朱)、子山墨缘(朱)、王氏季迁曾观(朱)

注:
1.周梦公,浙江宁波人,近代著名收藏家,与张大千等近代名画家相友善,张大千曾为其侧室作画。
2.“子山”系顾文彬(1811-1899),字蔚如,号子山,过云楼主。江苏元和人。喜书画,工于书法,酷爱收藏,精于鉴别书画。苏州有“江南收藏甲天下,过云楼收藏甲江南”之说。
3.“蕴正斋”系顾澹明斋号。顾澹明在(近代),工山水,宗四王,亦擅人物。为著名作曲家顾家辉及歌唱家顾媚之父。
4.谢淞洲,字沧湄,号林村,清长洲人。工诗,擅画山水。精于鉴别,雍正年间特命召其鉴别内府所藏法书名画。

独怜岁寒意 为尔庆芳尊

—陈道复《三秋图》管见

高逸一种,盖欲脱尽纵横习气,淡然天真,所谓无意为文乃佳,故以逸品置神品之上。若用意模仿,去之愈远。倪高士云:“作画不过写胸中逸气耳。”此语最微,然可与知者道也。
—《南田画跋》
“黄荃富贵”与“徐熙野逸”,争奇斗艳,是宋代的花鸟画的象征。到了元朝,虽然不及两宋繁盛,但却具新的面貌。尤其是结合勾勒点染的“重墨轻色”的水墨写生法,创造出了既朴茂而又不失精微的画风。明代初期的绘画作品,基本上是保持了宋、元画院派的体系,屠隆在他的《画笺》里说:“明兴丹青,可宋可元,与之并驾齐驱者,何啻数百家!”
明代画坛,各种流派林立,特别是江南一些极为发达的工业城市,专业画家与文人画家汇集在这里,发挥着不同地域与个人艺术风格的特点。这一时期的画家,大都追求画意与画趣,得其“意”而忘其“形” ,以求所谓“抒写性灵”。在纯熟精到的技法功底上,注重笔墨气韵,挥挥洒洒,来表现自我、宣泄情感,抒发文人雅士的情怀。因此,使水墨大写意画得到充分的发展。代表人物中,最著名的当是陈淳、徐渭的“水墨大写意派”,也就是大家所称道的“青藤白阳”,他们那种淋漓疏爽、纵逸飞动、极富感染力的笔墨旋律,一直影响着后世一代代画家。石涛、八大、复堂、板桥以及近现代的缶庐、白石等无不倾倒于他们那种“推倒一世之智勇,开拓万古之心胸”的豪迈风格。黄宾虹有诗称赞道:“青藤白阳才不羁,绘事并通文与诗。取神遗貎并千古,五百年下私淑之。”齐白石甚至表示:恨不早生三百年,去做他们门下的走狗!
陈淳,字道复,后以字行,更字复甫,号白阳山人。明宪宗成化十九年癸卯(1483)生,世宗嘉靖二十三年甲辰(1544)卒,享年61岁。长洲人。诸生。他的祖父陈璚是成化间进士,由庶吉士累官南京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阶通议大夫。工诗、古文词,与同郡名人王鏊、吴宽以及沈周等过从甚密,并颇多书画收藏。他的父亲陈钥(1464-1516)是陈璚的次子,与文征明私交极厚。道复“既为父祖所钟爱,时太史衡山文公(文征明)有重望,遣从之游,……称入室弟子。”
陈道复幼时,天资颖异聪慧,受家庭影响,凡经学、古文、诗词、书法,无不精研通晓。在绘画上也极具天赋,下笔不凡。文征明每每道:“吾道复举业师耳,渠书、画自有门径,非吾徒也!”文征明的花鸟画比较“传统”、谨细,并且偏重于兰、竹,因此他便以写意花卉的“吴门”祖师—沈周的方法,进行花鸟写生,在此基础上,还将草书笔意,融入写意花卉画中,并不拘师法,自辟蹊径,开创了大写意花卉画的新风貌。但陈淳在自由泼洒之时,仍能保持温和闲雅的格调;而于惟妙惟肖之中,且具简淡疏放的风貌。故其画风与其师文征明,是“其门径有异而同,有同而异者。”
此幅《三秋图》以自然为美,将写生与写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形象准确,姿态生动;笔墨灵活,潇洒自然。
一株秋菊,生长在深壑幽谷之中,植根在乱石杂草之间,不倚栏、不傍篱,兀然挺立于山崖旁边。与他为伴的是其右侧的一株秋海棠,盛开着圆圆的豆荚似的小花,鲜明清丽而不浓艳,妩媚多姿而不妖冶。画的最左边是一棵蟋蟀草,娉婷袅娜,摇弄轻柔。秋菊、秋草、秋海棠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—“三秋图”,图中好似“一家三口”在这金秋的大好时光里,说着、笑着、唱着、舞着,一派融洽和谐的景象,这教一旁的石头们看的傻乎乎呆立在那里。陈道复图写山野自然景物以巧妙而又浪漫的手法,将秋天里的三种花草集合到一起,寄寓了作者的情志和意趣,情景交融,生意勃发,相映成趣。真是“抽豪妍色,以吟‘秋风’,信造化之在我矣”。
读完三秋花草,使我们更进一步看到陈道复,继承了文征明的工秀,又采用了沈周的放逸,以兼工带写的新画法,用笔奔放、顿挫、跌宕,力求笔墨趣味,同时,又不失物体的形态与生动,正如徐沁在《明画录》里说:“一花半叶,淡墨欹毫,有疏斜历乱之致,咄咄逼真,久之,并浅色淡墨之痕俱化矣。”
陈淳早年画山水,取法元人,较为工细,中岁以后,钟情米芾与高克恭,淋漓疏爽,与其花鸟画一样,极具写意之格调,墨色明净,风姿秀丽。这里的山石,是以纯水墨绘成,重点突出近景—“三秋”,故将岩石的勾斫、皴擦同没骨、泼墨相结合,笔法沉着潇洒,使墨色富于浓、淡、干、湿的变化,成功的表现出山石的层次感和立体感。恽寿平说:“昔人最重渲染,笔墨之外,别有一种灵气氤氲纸上,黯淡沉深,若数百年物也!”《三秋图》的山石,与花卉相映衬,秀润天成,尽管笔墨繁复,占位也较明显,但依然很好的起着背景的作用,丝毫没有喧宾夺主之嫌。
《三秋图》的立意新奇,寓意深远。菊花是陈淳最熟悉和最喜爱的花卉,信笔写来,一挥而就,而蟋蟀草运用兰花撇叶的技法,寥寥两三笔,草叶与花茎便劲挺的立于纸上。画中岩石皴染相间,中锋与侧锋并用,重墨点苔,淡墨擦石,山根石凹的渲染,将似霜如雪的白云挤出,使得景物置于如梦如幻的仙境。
画的上方有篇草书长题文字,充分表现出他诗文与书法的深厚功底,题在这里,记述了他画《三秋图》原委:
“人有恒言,皆曰春花秋月,则花月各擅一时乎?是不然。春花明于万卉凋落之后;秋月朗于溽暑蒸润之余,执热愿濯,固其情也。余守田舍且三十年,四面植竹不下数亩,浚渠灌花,兀卧其中,不知竹外有寒暑。花月则四时皆见,吾独以为秋日尤胜,盖花有倚夫月也。有月则花虽四时皆可,无月诸春胡为?壁间偶有此素,因取篱下花枝写成此图,以纪一时之兴耳。”
陈淳的字出于颜真卿,行草尤受杨凝式影响,“势奇力强”,
笔法苍劲,骨力开张,纵笔疾书,任意挥洒,墨花飞舞,与花、石配合,相得益彰,极富天趣。题在画上,与其画风非常统一、非常和谐,堪称其晚年诗、书、画三艺并绝的精品,同时也显示了他超群的艺术创造力。
此幅《三秋图》曾经谢淞洲、顾文彬、周梦公、王季迁递藏,画品精良,画传有序,鉴家权威,藏家名显,是不可多见的陈氏佳制。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8号尚都国际2912
  • 电话:(+8610)58702060
  • 传真:(+8610)58702050
  • Copyright (C) daguan.cc,All Rights Reserved 东方大观 京ICP备1201067号